诩棻_君士坦布丁

主EC/GGAD/茄面

论如何饲养一只名为圣诞的猫

超可爱!

C.C:

论如何饲养一只名为圣诞的猫
[第零章:关于圣诞猫的使用手册]


[以下内容来自Barney Ross的便签]


如果你某天醒来后发现你的队员变成了一只猫。那你则需要做到以下几点。


1首先你需要一套样式齐全的蝴蝶刀和钩爪,但是注意分量一定要大于圣诞猫的臂力。不然最直接遭殃的会是你的脑袋。(尤其是你的笑刚惹完他后)


2你需要下定决心剪掉他的爪子无论圣诞猫用什么样的眼神看着你或者向你承诺什么你平时想都不敢想的事都不行。


3确保他的一日三餐进食愉快(可能需要配置:小鱼干)并确保他和猫薄荷保持距离以免他活力过盛。


4无论圣诞猫多么抗拒洗澡,并且绝对会倾尽全力在浴室里闹腾都千万不要开门。(除非你想追着一只半湿的猫满地跑最后还要照顾把自己作感冒了还拒绝吃药的小无赖那么你尽管。)


5当圣诞猫炸毛的时候你只要记住一个宗旨。那就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除了对他身体有害的事什么都答应(当然除了涨工资)


6无论圣诞猫干了什么蠢事都不要笑。[这点最重要]


[如果以上你都做到了,那么,食用愉快。]


——————————————————————————————————————————————————————————


脑洞来自于自家的圣诞。以上是个预告之类的。大概是个清水中篇。不会有肉的[毕竟日猫太挑战节操。],但更新就是看看心情了。尽量做到多更快更实力母猪。文笔较为随意,字数不能保证,但浓郁的二逼气息大概是少不了。要是实在受不了的小伙伴就……就坚强点忍住好么?相信自己可以的。


准备好迎接靠着撸猫过活的人生了么?

“笑一个嘛Erik”

教授发现了某个神奇的软件(?

虽然画得丑,但是我不要脸啊

卧槽这个太棒了!!

A'Tuin:

点梗答谢图。画着画着发现走题了,“霸道总裁爱学妹”,但是Brandon好像既不是总裁也不霸道,所以我准备了两个备选方案,结果最后还是只画出了这条,这手速我也是跪了,复健之路好漫长OTZ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

柱子哥:

电影观后感系列2……

沃特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依然有剧透注意

@叁弎  收到您的书啦~敲开心!!本来以为会很大一本昨天看到这个厚度简直快兴奋死(啥)我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总之就是超棒!!超棒!!!

[X-men][EC]与你为邻

218号精神病患者:

虽然这篇文章已经比较久了,现在因为EC圈里文章大多ooc,对EC的感情也慢慢淡下去,但是看到这篇文章还是感动的不行,EC对我来说就是这样,互相说服不了对方,又互相迁就,就像是年轻时的他们在天平的两边,随着时间的流逝岁月的增长,两个人渐渐向天平中央靠近,互相搀扶着,迁就着,维持着天平的平衡


闻笛赋:



*灵感来自一个作文题目企划,第二人称,老年组EC为主,流水账,短篇不长。








《与你为邻》








你是一名变种人。








当你带着一张揉皱的名片卡,去威彻斯特的X学院报道时,你受到了意料之外的热烈欢迎。这里比你呆过的任何地方都更安全,更宁静,你对你的新生活充满了期待。








只有一件事令你感到困惑——你偶尔会看到一个“不速之客”,出入校园却不走正门。鉴于他出现在电视上的次数,比出现在校园里的次数要多得多,你当然知道他是大名鼎鼎的万磁王,喜欢在天上飞来飞去,不停地制造新闻。你所困惑的是,为何没有人阻拦他,甚至连Xavier教授都默许了他的“非法入侵”。








他们不是敌人吗?








你觉得很有趣,并笨头笨脑地打听他们的事,惹得前辈们一通大笑。








红头发的女孩对你说:“他们不只是敌人,是的,我当然确定,你不会和你的敌人连下一整天的棋,手边放着昂贵的葡萄酒,也不会在共进晚餐的时候,为一条新闻持续争论一个小时。你问我怎么会知道?你误会了,不是我刻意偷听,只是教授在心情激动的时候常常控制不好自己的能力,任由脑子里的想法到处乱飞。”








长尾巴的恶魔对你说:“有一次我在走廊里练习传送技巧,不小心把自己传送到了教授的楼层,才发现他的房门上了锁。他时刻欢迎他的学生,所以很少锁门,唔……大概只有在万磁王到访的时候例外。”








戴眼镜的男孩对你说:“不管万磁王为何而来,你都会爱上这件事的,因为教授总会提前下课,给了我们充分的时间溜去城里玩。”








在他身后,那个开罗来的女孩喊道:“嘿,我都听见了,你别想真的逃课,否则我可要告诉教授了。”








*








你在X学校呆了两三年,也认识到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Charles Xavier是X学校最受尊敬的人。他学识渊博,乐于分享,并且富有耐心,你可以询问他某个遗传基因对的排列次序,或者询问他英国文学史上的花边轶闻,他总会亲切地为你解答。








有一次,你实在没忍住,提到了万磁王的事。








“你问Erik?我们年轻的时候就认识彼此了,算是老朋友吧。”








教授给了你这样的答案,但除此之外的部分,他没有透露太多。








你不死心,又去问了Hank和Raven,两位都是你的导师,也是你的训练员(没错,你正在参加X战警的选拔训练)。前者听到你的问题之后,表情发生了一言难尽的复杂变化,最后他推了推眼镜,塞给你一套厚厚的习题。








后者直截了当地给了你一个不大愉快的瞪视:“试图打探别人的隐私是很不礼貌的,年轻人。”








“你是说……教授的隐私?”你感到不解。








“当然了,”她反问,“你以为Charles是透明的吗?”








你这才意识到,你的好奇心确实不那么得体。只因为你对Charles Xavier的了解还不够。没错,大多数时候他都完美极了,用班上女孩的话说,哪怕他已经五十多岁,仍然无时无刻不在散发魅力。你甚至能背下来他在美国国会上发表的演讲,那可真是帅呆了。








至于万磁王,你对他的了解就更少了。对于你这样性情温和的人,万磁王的气质实在太过凶狠。你不得不承认,他在体育场中间发表演说的照片,曾经是你小时候的噩梦。








世界上的大多数人类和变种人都像你一样,从电视转播和新闻报纸中认识X教授和万磁王,他们作为旗帜太过鲜明,以至于你几乎忘了他们也有普通的一部分。








并非变种人领袖,而是Erik和Charles的那一部分。整天下棋,为一条新闻争吵,或许冗长、无趣、平凡,但是足够真切。








*








毕业后,你如愿以偿地成为X战警中的一员,继续留在威彻斯特的大院里。








你的变种能力不是特别富有侵略性,所以比起亲自战斗,你选择在实验室里工作。Hank McCoy很欣赏你,很快你便成为他的得力助手,帮助他改进红外眼镜、战斗机和能量制服。








人类的科技日新月异,你不甘落后,偶尔也会在工作之余搞一些发明创造。有一次,你造出一套全息记录装置,借助复杂的光学设备,你能够把某一时刻所发生的事记录下来,在原地点重放,使它们看起来栩栩如生,好似在眼前发生。








你征得McCoy博士的同意,用这套装置替换X学校现有的监视系统,以提升安全等级,在安装设备的时候,你又碰到了那位“不速之客”。








当时你正在讲堂的讲台下方,万磁王从门外走进来,好奇地来到你身边,问:“年轻人,可以演示给我看看么?”








“当然了。”你回答,低头在屏幕上点了几个按钮,而后抬手指了指对方来时的方向。








在你们两人的注视下,一个万磁王穿过门廊,步伐稳健地向讲台走来,银色的发丝在阳光下闪烁,最终停在你面前,动了动嘴唇。








“这就是半分钟前的记录,”你说,“不过声音系统出了点故障,看来还得做些改善。”








影像消失了,真的万磁王勾起一个笑容,感叹道:“不可思议,这几乎像是某种心灵系变种能力了。”








这是你第一次和他面对面交谈,不免感到有些害怕,不过你还是诚实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是这样没错,在我看来,变种能力不过是科技的另一面,脑电波也好,磁场也好,变种人能控制的东西,总有一天,人类依靠科技也能实现。”








“你想用这种方式,来消灭人类和变种人之间的隔阂吗?”万磁王饶有兴致地挑起眉毛,“不愧是Charles教出来的学生。”








你还没有回答,便听到轮椅轧过地面的声音:“嘿,Erik,既然你知道他是我的学生,就不要恐吓他。”








“我没有恐吓他,”万磁王摊开双手,“我只是在和他探讨科学,是吧。”








你看了看万磁王,又看了看教授,忙不迭的点头。








教授也露出了笑容,语气变得一如既往地和善,“如果有一天,变种人和人类的隔阂真的因为科技而消除,或许我就可以安心退休了。”








“退休?”万磁王摇头,“你怎么会这么想,Charles,变种人从来都比人类更优越,就连这位神奇发明家,也是我们中的一员。”








“呃,这个……”你意识到自己被卷入他们之间的争辩,尴尬得不知该说什么。








但教授的语气依旧不温不火,富有耐心:“Erik,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我不会忘记,Scott刚来的时候是多么不愿意摘下他的眼罩,Jean也是一样,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日复一日的噩梦就缠绕着她,或许对于他们而言,有别的选择并不是坏事。”








万磁王又问:“那你呢?”








教授眨了眨眼,说:“我当然选择现在的一方,选择与你站在一起。”








或许是因为教授的话太过诚挚,万磁王的语气缓和下来,甚至不大好意思地挪开了目光:“好吧,或许有一天,当人类闭上他们啰嗦的嘴巴,我也乐意过几天退休生活,早上九点在路边买报纸和咖啡,下午四点去公园的长椅上喂鸽子,在夜幕降临之前下一盘棋,听起来还算不错。”








教授笑了笑说:“早就已经没有报纸了,Erik,现在人们都用电子设备阅读新闻。”








“你说得对,”万磁王也笑着回答,“我几乎忘记了。”








他们又望向彼此,当两道目光交汇的时候,好像有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在他们之间流淌。万磁王垂下头,把一只手搭在轮椅背上。你觉得那个时候的他并没有印象中那么可怕。他的头发已经全白了,像阳光下的雪。








“我也……为自己是变种人而感到骄傲。”你脱口而出。








两人一起转过头,对你投来微笑。








*








你终于按捺不住,去敲开了Hank McCoy的办公室:“拜托,告诉我把,都这么多年了,我的好奇心快要变成喷发的火山了。”








如今你已经是他的助手,他再也不会用习题册搪塞你,他为你倒了一杯咖啡,然后在你对面坐下,问:“那么你觉得呢?”








“我看见四射的火花,”你如实回答,“如果你问我,我会猜他们,呃,疯狂的搞在一起过。”








McCoy博士咽下一大口咖啡,皮肤险些变蓝,而后才回答说:“你猜得差不多,不过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








你不禁露出会心的笑容,看来这里的每个人都有过一段疯狂的年岁。不过你很快敛去笑容,接着问:“但他们从来没有说服彼此?”








“没有。”McCoy回答,“所以后来他们曾经长久的分开,我只能说,他们之间有一种无可替代的关系。”








“所以一开始入学的时候,你们就提醒我不要去打扰万磁王到访?”你感慨道,“唔,听起来他们之间真是复杂。”








McCoy却摇头道,“一点也不复杂。复杂的是社会,是科学,是战争,是他们永远争论不休的那些东西。但除此之外,他们之间从来都不复杂。”








那次McCoy破天荒地讲了很久,你也因此了解了更多关于Erik和Charles的事情。你明白了他们之间那种独特气氛的来源,明白他们虽然争吵了一辈子,却无法抛下彼此的原因。








他们被各自的理想驱策着,花了一辈子的时间四处奔波,他们对自己严苛,却总希望对方过得更好一些。








自始至终,他们之间的事都很简单,比如奋不顾身地跳进冰冷的海水,将对方救出,比如在世界末日到来之前,用残留的力量为对方筑起一道门。








不管世界有多复杂,简单亘久的事物始终存在。








比如爱。








以及时间。








教授脸上的皱纹日渐加深,要戴上眼镜才能看清电子屏幕上的文字。万磁王也是一样,那双能移动半个地球的双手变得愈发枯瘦,淡绿色的眼眸愈发深陷。








你也成为了X学校的一名老师,怀着对教授的无限尊敬,开始教导自己的学生。你会给每个新来的孩子一个忠告,不要去打扰那位“不速之客”。








话虽如此,你还是无意间打扰了一次。








你绝非有心为之,只不过你要找的文件刚好放在一楼的资料室里。那个房间已经很久无人造访,窗帘半掩着,窗外有一颗树,你进去的时候,碰巧看到他们站在树下。








万磁王拿着一本书,缓慢沉稳地阅读,嗓音因为年岁而富有磁性:“‘……而且我会向神祷告,让我一个人去面对世界上所有邪恶的事物,这样只要我战胜,邪恶就完全消失了。’”








教授坐在轮椅上,接着他的话默诵下去,“‘即使我被打败了,那也只有我一人承担。’”








你恍然大悟,这是教授最喜欢的书中的一段,讲述了亚瑟王的故事。








万磁王合上书,感慨:“不敢相信你已经背了下来。”








“当然,”教授平淡地回答,“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部分,不管是词藻中韵律,还是内容,都优雅极了。”








万磁王笑道:“就好像你、还有你的这所学校一样,老派而强硬。”








教授也露出笑意:“这所学校是我为变种人而建的,总有一天,它会成为世界的缩影,就像亚瑟王沉睡的乐土?阿瓦隆?”








万磁王想了想:“这名字太古旧了,Charles,如果是我,会叫它吉诺沙。”








两人一边交谈一边走远了,和煦的阳光洒在他们脚边的草坪上,像一群跳舞的精灵,而你还站在灰尘翻飞的晦暗房间里,发了很久的呆。








离开之前,你从书架上抽出一本《永恒之王》,你决定把这本书从头到尾仔细读上一遍。








*








后来你不意间发现,资料室门外的那棵树上,刚好安装了一只全息摄像装置。








在Charles Xavier的葬礼之后,你把其余的学生送回房间,只留下几个人,带着他们来到树下。








你为了这件事斟酌许久,最终还是决定把这段无意间录下的影像与这群人共享,因为他们都是教授和万磁王的亲密朋友,鉴于两人都已辞世长眠,他们应该看看这个。








McCoy已经戴上了老花镜,Raven也不再变成年轻女孩的模样,Scott成了新的校长,拥有诸多学生,Jean,Ororo、Kurt和Peter都是这些学生心中的偶像。








影像结束的时候,他们的眼睛都变得湿润。








McCoy说:“我回想起许多年前,我们为了解决古巴的危机,在这个宅院里秘密训练,那些事好像发生在昨天。”








Raven说:“我记得更多,当我在这座大宅里第一次遇到Charles,他还是个男孩……”








个人的生命和历史相比总是太过短暂,就算能移动全世界的金属,也无法对抗流逝的时间。








这个世界上,仍然有变种人死去,为生存而做的争斗也仍然在进行。只不过从过这一天开始,当有人问你,你付出的一切是否值得,你再也不会犹豫了。








“如果我当上骑士,我会向神祷告,让我一个人去面对世界上所有邪恶的事物。”








这就是你的答案。








你还做了一件事,你刻了一块新的石碑,就放在他们两人的墓碑下面。被鲜花和绿荫长久包围。








石碑上只有一行字。








——吉诺沙的第一块疆土,从此处开始。








-END-


刺客信条观影须知

hhhh我选择人最多的时候混入人群

Silvershadow:

《刺客信条》中国广播电台(?是这个吗?)已过审并定档1月。


刺客信条观影须知
1、请不要携带战斧,弯刀,袖剑,匕首,烟雾弹,幻影剑,樱桃炸弹,袖枪等危险物品观影
2,请刺客和圣殿骑士到自己指定区域观影,不要串场
3,请正常从正门入场,不要翻墙或者从房顶进入
4.刺客禁止蹲房梁
5,为了安静观影请不要开鹰眼
6,观影结束以后,二楼或者三楼的刺客不要信仰之跃
7如果您有信心可以潜入电影院,则免电影票并且完美同步,如果被电影院的工作人员当场抓住则失去同步
请大家配合电影院工作人员的工作,谢谢

啊啊啊啊啊超棒啊!!!

✧Riptide✧:

有5張,第二張是小漫畫!

當我EC和天使夜那邊的糧倉豐沛起來後...我就開始饞其他的了(NTM)

Bruce這麼慘這麼美!!!(蛤)

好想吃法鯊和一美的混合同人喔...!不管怎麼配都超好吃哇?!!!

P2漫畫就是那個Filth電影開頭的梗啦lolll換欺負一下Frank小朋友(?)

补三张肯威家的|。・ω・)っ嗯,肯威家